共赴仙山也是糖(இωஇ )

APh控 露中 YGO 霹雳 金光
O(∩_∩)O

海境“基本国策”①

        早上,欲星移从鳞王的床/上醒来,望着纯白的天花板难得的发了会呆,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腰被身旁的人搂着。这才撇过头对一旁装睡的鳞王无奈道:“王,我知道你醒了,把手拿开,再不起来公务就要堆成山了。” “诶,师相,难得的好天气不多睡会吗”北冥封宇知道装睡失败,只能老老实实松开搂着欲星移腰的手,笑眯眯的看着对方。
        欲星移随后撑起身子顿了顿然后揉了揉自己的腰“王上,微臣老了,腰禁不起折腾。”北冥封宇起身从背后环住欲星移“哪有,师相还很年轻”说完轻咬了欲星移的脖子一下。“别闹,孩子们看见怎么办”伸手推开对方埋在自己脖子处的头。
        等两人打理好自己,下楼便看到梦虬孙已经在厨房大吃特吃,北冥觞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看着手机不知道在和谁聊天,时不时发出一些笑声,北冥华冷着脸坐在长沙发上,盯着电视眼神时不时飘到正在厨房帮他准备东西的北冥异身上,北冥异在厨房捣鼓北冥华爱吃的甜品。见没人注意到他们,欲星移咳了一声,在场的人才注意到两个大家长已经下楼了。
       “堂弟,吃什么呢,吃得这么开心。”欲星移走到梦虬孙身后,一只手搭在对方肩上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臭墨鱼,我以为你要睡到中午,怎么醒这么早,昨晚你们没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咳,你再说下去,你的零食我全没收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说了!放过我的零食!还有你一个O麻烦跟我保持一点距离,把你触手拿开”说完把欲星移的手拍下自己肩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真是太伤心了,我一口奶一口饭的把你从小拉到大,结果你现在竟然嫌弃我,我决定了,你的零食我要全部没收”说着就要往梦虬孙的房间去
          “别啊,我不嫌弃你了行吧,放过我的零食”梦虬孙迅速的跑到自己的房间门口,死死的护住门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咳,师相,别逗梦虬孙了,过来吃早餐”北冥封宇站在餐桌旁,对欲星移招了招手,欲星移这才放过梦虬孙,过去准备早餐。
         两人用完早餐后准备出门工作,这时北冥觞走近“父王,今晚我和飞渊出去玩,晚上就不回来了”“我知道了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臭墨鱼,今晚我和老贼头出去嗨,我不回来吃了!”梦虬孙在远处喊道
         “那正好,华儿,异儿,今晚我和师相有事,你们照顾好自己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父王你难道要我们两个孤A寡O待在一起吗?!(◦`~´◦)这是北冥华
         “父王放心,我会照顾好二哥的(◦˙▽˙◦)”这是北冥异
         “就这么定了,异儿照顾好你二哥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父王师相一路顺风(=^▽^=)”
    tbc(可能)

迷之脑洞③

太虚海境(类似于苗疆的公国)

北冥封宇:海境的领导者,为人和善的A,   有四个不省心的孩子,原配在多年前病逝,与师相欲星移是竹马,现二人已在一起。今天的鳞王还在为儿子们还有弟弟的恋情烦恼╮(︶﹏︶)╭

欲星移:海境的师相,O,公开与鳞王的关系后就想着如何让四只鱼仔别叫自己“妈”(详情看迷之脑洞②)

北冥觞:大鱼仔,一只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的风流A,最后拜倒在飞渊的裙下,梦虬孙的损友,目前在和飞渊一起环球旅行(度蜜月)。是个好哥哥,弟控。知道四弟肖想自己亲弟(北冥华)后,一度追着北冥异打。对于欲星移与自家父王的关系的态度非常纠结

北冥华:二鱼仔,海境的小公举,本以为自己会是A结果成了O,结果越发任性,但从不触碰底线。在一次绑架中舍命(没死,就差一个)救了四弟,苏醒后被异弟
告白,吓得跑去找欲星移求助,最后答应了北冥异。(鳞王:我该说些什么,我能怎么办,只能答应了)

北冥缜:三鱼仔,眼小心不小的A,非常耿直(就比银燕差那么一点),喜欢砚寒清(但不敢说),天天和砚寒清来这么几次偶遇,但都没说上话,不知道砚寒清的表妹喜欢自己,自己却喜欢人家表哥……努力追妻中。

北冥异:四鱼仔,腹黑A,其实是鳞王亡弟的儿子,知道自己的身世是觉得自己被欺骗了,开始报复鳞王一家,被北冥华救了之后对北冥华动了心,开始追妻模式,在鳞鱼的默认之下和自家二哥在一起了。

未珊瑚:王室的要员,心机B,喜欢欲星移,所以处心积虑的想拆散鳞鱼,每次都以失败告终。死心后帮助欲星移辅佐鳞王(但还是看他不顺眼)现围观吃瓜看北冥皇室的混乱关系

砚寒清:欲星移的徒弟,下任师相,九算老三的继承人,有能力却只想当咸鱼的O,被俏如来坑惨后非常不想不愿接触墨家(但被欲星移无情镇压)。无意中救了三鱼仔结果被人家盯上,天天被北冥缜堵路,现两人处于一个追一个躲的状态

梦虬孙:欲星移的堂弟,海境的龙子(说白了就是吉祥物),吃货A。被欲星移骗过多次后开始与欲星移对着干,但每次都是嘴上说说却老老实实帮欲星移办事,口是心非,亲戚关系混乱。

北冥皇渊:鳞王的弟弟,吃货甜食党,稣浥控,为了稣浥什么都干得出来。

咳③
众人表示
师相:“我不是我没有别乱喊!”
梦虬孙:呸呸呸,差点跟着喊“妈”了
北冥华:卧槽,北冥异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!!
北冥异:二哥我们住在一起你逃不掉的
北冥缜:为什么砚寒清又拒绝我
砚寒清:我只想当一只咸鱼

无聊做的
背景来自迷之脑洞①
竞日孤鸣/苍狼:太好了,三杰是纯洁的友情,有机会了
颢穹孤鸣:千雪快滚去结婚!!这闹心的叔侄关系!
撼天阙:颢穹孤鸣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л̵ʱªʱªʱª (ᕑᗢᓫา∗)˒

史家一家亲②
我不懂我在干嘛⊂[┐'_'┌]⊃

史家一家亲①
史艳文表示:我的教育到底哪里不对了,三个孩子都出柜,史家后继无人了,天要灭艳文啊(╥_╥)三个儿婿一个比一个能打(*꒦ິ⌓꒦ີ)小弟你在哪,为兄需要静静
(っ╥╯﹏╰╥c)

迷之脑洞②

西剑流(霓虹黑道,表面上是跨国金融公司

赤羽信之介:西剑流军师,一个不知休息是何物的工作狂O,因某次项目去了中原,意外认识了温皇(刚开始并不知道温皇是还珠楼的主人,一直以为任飘渺是还珠楼主人),两人相谈甚欢,回国调查后发现自己被骗了,然后看温皇各种不顺眼,在一次宴会上因某些不可说的原因被温皇标记(彻底的那种),现俩冤家已结婚,正在考虑孩子的问题,自己也要帮总司奶孩子(剑无极),又要预防温皇搞事心累ヾ(。`Д´。)ノ彡。

宫本总司:  原西剑流成员,因理念不合远渡中原,(不知为何)被任飘渺视为对手,很诚实的A。

墨家九算(由九界智囊组成

  默苍离:墨家钜子,毒舌宅A,金光大学的教授,因太毒舌导致

          现今为止只有两名学生(雁俏),在一次全校体检时与来

          搭个手的杏花看对眼,现二人已同居。元邪皇口中的绿色

          怪物,帝鬼看到他就想跑。可以面不改色的吃下杏花的料理

  忘今焉:墨家老大,道域代表,一只普通的B,在默苍离的算计下

被迫离开道域,后潜伏到苗疆当了一段时间国师,在俏如

来和铁骕求衣的再一次算计下流落海外,现成可怜的孤寡

老人。(ヾ(✿゚▽゚)ノヾ(✿゚▽゚)ノ)

  铁骕求衣:墨家老二,一只诚恳工作又要照顾熊孩子(墨雪,风)的A,在苗疆任职军师一职,对于苗疆混乱的叔侄感情表示“我就看看不插手”,其实是个顾家的好男人(没办法风太皮不看这怎么行)。

  欲星移:墨家老三,太虚海境的师相,每日都为海境混乱亲戚关系

          头疼,说着做人(鱼)失败又关心王族感情线的苦命O,

          现已隐居幕后,大部分事务都丢给吃货堂弟梦虬孙和唉声

          叹气的徒弟砚寒清处理,北冥小鱼仔们公认的后妈。就王

          族感情混乱一事和老二很聊得来。

  墨家老四:已挂勿念

  凰后:墨家老五,羽国大佬,目测和雁王有某种关系(别多想),

        九界出本大佬以出版《羽国志异》《狼朝宫禁录》,因此被

        老二敌视,非常无奈自身O的体质,本想写默杏未果

之前得的书费被充公,现在努力出本。

  墨家老六:已挂勿念

  

玄之玄:墨家老七,上没师兄爱,下没师弟敬又被钜子怼的可怜B

          想算计俏如来反被雁俏二人算计,脱离九算从事情报作还被还珠楼阻碍。跳槽去魔世又被小空和公子开明怼。

   墨家老八老九:已挂勿念  


有毒系列③
(继金光之后我来祸害霹雳了)
原来苦境和仙山是邻居…难怪两边居民经常两地跑=͟͟͞͞=͟͟͞͞(●⁰ꈊ⁰● |||)
天地人法蜜汁关系(〟-_・)ン?
最后漠御大法好*٩(๑´∀`๑)ง*
龙剑意料之中(´▽`ʃƪ)
(p2很迷)

有毒系列②
兔狼 鳞鱼我对不起你们(⋟﹏⋞)
(药神名字显示不出不怪我)
豪药真香( 。ớ ₃ờ)ھ